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率真的杨司长

2017-08-01 13:17:18 作者:肖书胜 来源:中国会计报 字号T | T

   沾了计划经济和部属院校的光,1982年1月我大学毕业,分配到财政部会计制度司工作,司长就是会计大师杨纪琬先生。起初,我以为他只知道工作,不会笑。时间长了,才晓得他不仅会工作,也会笑,只是很少笑,不轻易笑。他一旦笑起来,宛如艳阳高照秋日里一朵盛开的怀菊花。那爽朗笑声里充满了自信,透着善意,还有一辈子也改不了的率真。

  在校读书时,就十分仰慕杨司长,时常拜读他的大作,做梦也没想到今生能在他手下工作。看他一天到晚忙忙碌碌不苟言笑的样子,在敬重之外,我又平添了几分敬畏。虽然与杨司长办公室隔着一个房间,可我上班时常听到他那底气十足略带上海口音的说话声,一点不像一个年逾六旬的老人。有时像在打电话,有时像与人探讨问题,有时就像在批评人。听处里冯淑萍等同志讲,杨司长十分朴实,说话不懂得绕圈子,但学术上非常严谨,工作上极为认真,对工作马虎的人不会讲客气。我还听说,司里有人挨了批评,受不了,躲到厕所里去哭。刚跨进财政部大门,就面对工作要求严苛的领导,我的心揪着紧紧的。

  事情偏偏这么巧,怕什么来什么。上班没多久,我就尝到了被批评的滋味。当时司里派我参加外经贸部举办的一个培训班。培训结束我整理出大约4000至5000字的汇报材料。几天后,司领导看完退回处里。杨司长批了一段话:“这个材料内容比较丰富,介绍了许多情况。以后写材料,要分分段,每段前面要列个小标题。”又过了几天,我在走廊里碰到杨司长,他叫住我,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严肃地说:“你写的材料内容还不错。可是你只顾自己感受,一口气写下来,没有分段,看的人很累。以后写材料,一定要分分段,每段前面要有个小标题,让看的人看完一段有个休息。不然的话,那么长的内容,年纪大的人看着看着,一口气上不来,还不把人‘噎死’了?”我听了急忙点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回到办公室坐下,我很沮丧,没想到写作水平竟然这样差,连个标题都不晓得弄。我怕再见到杨司长,也怕司里人知道这件事,整天闷闷不乐。可天天上班,想躲杨司长也不容易。

  没有想到,以后见到杨司长,他好像早已忘了这件事,经常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有一次还把我叫进办公室询问家里情况。

  他要求司里老同志带好年轻人,尤其对刚参加工作的同志要手把手地教,多给锻炼机会。渐渐地,我心里的郁结慢慢解开,头也抬了起来。我感谢杨司长一针见血指出了自己刚出校门“纸上谈兵”的毛病,暗暗下决心一定虚心向老同志学习,从实践中增长才干,争取早日独挡一面。

  随着时间推移,我对杨司长的敬佩不断加深。有一次陪他去北京远望楼宾馆,参加国家统计局组织召开的国民经济核算研讨会,与会者多为统计人员。会议讨论十分热烈,但许多观点带有明显部门痕迹,几乎是一边倒。关键时刻杨司长发言。他引经据典,“舌战群儒”,既肯定会计与统计有一定联系,也指出两者 有明显区别,不能混为一谈。他强调开展国民经济核算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不能照搬别人的东西。他还对如何做好这项工作提出建设性意见。杨司长中肯、务实的观点受到重视,他发言时会场鸦雀无声。回忆起那些年,不知听了多少次他的讲话。每次听他发言,无论是大会还是小会,都有意外收获。

  随着对他工作、学术等方面进一步的了解,我对杨司长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惊叹他的超人记忆,欣赏他的举重若轻,羡慕他的渊博学识,钦佩他的严谨治学。

  在他手下工作,不仅可以开阔视野,增长见识,更重要的是能亲身感受他为我国会计事业发展大胆探索、敢于负责的勤勉敬业精神。这种精神潜移默化影响了我的一生。

  工作之余,我发觉杨司长与其他长辈没有区别,他其实就是一个可爱的“小老头”。

  由于与杨司长家同住花园村财政部宿舍,两个单元紧挨着,因而我常去他家送取文件资料。除了经常见到一脸慈祥、和蔼可亲的杨师母,有时还可看到活泼可爱、四处乱跑的小杨眉。她是杨司长的宝贝孙女。我注意到,只要小孙女一出现,杨司长脸上就乐开了花,目不转睛盯着孙女的一举一动,目光里流露出的那种疼爱、欣慰与真情,难以言表。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小杨眉清华大学毕业,成为我的同事。祖孙三代都献身于会计事业,这是一种追求,一种传承,也是一种令人感动的高尚情怀。

  1995年5月,调到中注协工作一年后,我担任了协会副秘书长,分管专业标准部和业务监管部,当时协会面临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制定中国独立审计准则。那年杨司长七十有八,依然老当益壮,思维敏捷,他担任了审计准则中方专家咨询组组长。具体承担审计准则起草任务的专业标准部主任陈建明博士,是杨司长的学生,年轻有为,闯劲十足。他召集了黄世忠、刘明辉、秦荣生、周守华、张龙平、王鹏程、王越豪、陈箭深等一批同样年轻有为的行业精英,在杨司长等中外专家指导下,集思广益,大胆探索,日以继夜工作,为我国注册会计师行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每次开会,杨司长几乎都要强调审计准则的落地。他要求准则制定既要借鉴国际经验,更要适合中国国情,不能照抄照搬西方那一套。他希望起草组成员深入调研,多听意见,博采众长。会议间隙,特别是用餐途中,这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人都抢着和杨司长说话,与他开玩笑,经常逗得老头像孩童一般开怀大笑。他的乐观情绪也感染了周围人,消除了大家连日工作的疲劳。每次开完会送他回家,见他心情不错,除了聊天,我也借机请教一些问题。

  老人家兴致勃勃,一路上侃侃而谈,直到下车。

  最后一次见到杨司长,是陪来京开会的上海财大汤云为校长去潘家园附近的肿瘤医院探望,同行的还有葛明。见到身穿条纹住院服斜靠在病床上,依然精神矍铄,但明显比以前消瘦的老领导,我们心情有些沉重。可杨司长十分平静,不像一个病人。他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坦然地指着胸前治疗留下的暗红印痕,向我们介绍病情,但更多时间,是向我们了解行业发展和学校教学情况。我们一一进行了汇报。

  杨司长不时插话询问细节。可以看出,老人家身在病房里,心在围墙外,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他对会计事业的关心和热爱。

  光阴似箭,几十年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回首与杨司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潮澎湃,感慨万千。这辈子能遇到这样如师如父如友、一眼看得到心的好领导,实在是我的福分。

  (作者系财政部会计资格评价中心原主任)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