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我家的三顶大檐帽

2017-12-04 11:03:50 作者:焦盛挺 来源:中国税务报 字号T | T

   我家墙上挂着3顶镶嵌着国徽的大檐帽——第一顶是父亲当兵时的军帽,第二顶是他转业到税务局后戴的大檐帽,第三顶是5年前我参加税收工作时,父亲亲手为我戴上的那顶大檐帽。这3顶大檐帽记录着一段不寻常的经历,讲述着一个税务之家的情怀。

  1977年冬天,父亲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考试,因1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性格坚毅的他踏上北上的列车,开始了10年戎马生涯。军旅生活铸就了他更加旺盛的精气神,就连我和兄长的名字他都以“盛”字来排序。

  转业后,父亲回到老家,被分配到山西省临猗县一个税务所。从那以后,父亲和他的同事每天都会穿起制服,戴上大檐帽,骑着新旧不一的28自行车,忙忙碌碌奔走在税收工作一线。父亲戴着大檐帽,看起来是那么精神,给我的印象是那么深刻。

  父亲从军10年,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精神和军人的作风影响了他一生。不知有过多少个夜晚,我从睡梦中醒来,看到书房依旧亮着灯。一次家里停电,父亲秉烛夜读,十分疲倦,被蜡烛燎了头发,他居然茫然不知,多亏母亲及时发现提醒了他。父亲单位同事知道这事后,都调侃父亲是“点亮了聪明的脑瓜”。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次“业务标兵”、一张张优秀证书令他备受鼓舞。

  1994年税改期间,父亲身担重任,马不停蹄地连轴转,很少抽出时间回家看望爷爷。突然有一天,老家来电话,说爷爷摔伤了。接到电话,父亲安排好工作,立即赶到医院。爷爷由于失血过多,医生建议马上输血准备手术。血型配对后,父亲坚持让医生抽自己的血,血液如同涌泉一般从他的臂膀流出来,缓缓注入爷爷的身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爷爷终于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后来,医生对父亲说:“你总共抽了700毫升的血,已经濒临人体抽血量的极限。”他如释重负地笑了:“父亲没事,我就放心了。”

  税改任务艰巨,父亲又是业务骨干,为了摸清税源信息,父亲和同事登门入户,逐个核查,但爷爷住院也必须照顾,于是父亲每天起早摸黑,骑着摩托奔波40余里,往返在乡镇税务所和医院之间。一天,两天,一月,半载……由于过于劳累,一次在下乡返回的路上,父亲出了车祸。颅底骨折、耳膜穿孔、左臂关节粉碎性骨折,医院甚至下了病危通知,母亲哭成泪人,然而坚强的父亲最终还是站了起来,落下了头痛、左臂肌肉萎缩的后遗症。

  爷爷去世前,他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至今还常挂在父亲嘴边:“娃,自古忠孝难两全,你不要挂念我。吃公家饭,就专心干公家事。你工作好,就是为我争气!”

  大学毕业后,我考入临猗县国税局。报到那天,父亲郑重地为我戴上那顶庄严的大檐帽,整理好笔挺的税服,我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因为我对这帽子和税服是那样熟悉,那样亲切。父亲常告诫我:“经济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税收政策也不断调整,由不得你浪费时间,要加紧学习,不断在工作中锤炼自己。”

  我想,税收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份使命。正如父亲常说的:“既然选择了就要好好干,要守得住清苦,耐得住寂寞。”这一守一耐,正是父亲这一辈子的真实写照,也是我们这个税务之家的精神传承。

  (作者单位:山西省临猗县国税局)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