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黑色星期二!IPO“7否6”创单日最高否决纪录

2018-01-24 14:59:4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字号T | T

 1月23日,A股IPO发审工作如常进行,当日共有7家企业上会,然而至当晚时间11点前,除了还未发审结束的浙江锋龙电器之外,其余已经发审结束的6家首发企业似乎全未获得“幸运女神”的青睐,悉数遭到发审委否决。这是自去年11月7日的“审6否5”结果后,首度出现6家企业IPO被否,数量也因此创出历史最高纪录。

自去年10月大发审委成立以来,“超低过会率”即成为此后历次IPO发审会的标配。

1月23日,A股IPO发审工作如常进行,当日共有7家企业上会,然而至当晚时间11点前,除了还未发审结束的浙江锋龙电器之外,其余已经发审结束的6家首发企业似乎全未获得“幸运女神”的青睐,悉数遭到发审委否决。这是自去年11月7日的“审6否5”结果后,首度出现6家企业IPO被否,数量也因此创出历史最高纪录。

但时间最终定格在当晚11点15时许,在经历了一天发审阴影的投行圈里终于传来了当日唯一的好消息,做为当日最后一家上会的浙江锋龙电器终于成功过会。

 

 

被否决的6家企业中,以温州康宁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宁医院”)和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挖金客”)的被否较引外界关注,其中前者曾于2015年率先登陆H股,后者则先后三度尝试于A股上市。

截至2018年1月23日,2018年34家申请首发上会的企业,获得通过的数量仅为13家,但整体通过率却进一步降至38.2%。

“黑色星期二”

1月23日,又一个星期二。自2017年11月7日,同样也是一个星期二,自当日创下“审6否5”的IPO过会惨烈状况后,其后的每一个星期二就像是中了魔咒一般,当日的IPO发审会的结果皆败绩连连,许多拟IPO企业更视其为发审的“黑色星期二”。

1月23日下午,一个有关当日IPO审核结果的消息开始在市场中流传,各个投行圈子里关注的不再是当日的过会率会降至多少,其已经开始猜想“是否再现7否7的零过会率”的历史性时刻。

从中午时候的3否3!4否4!到下午稍晚时分的5否5,一直到晚上11点,审核结果紧绷着市场的神经,整个投行圈还在等待第七家上会企业的消息。

其中曾有一段小插曲,既在当天下午6时许,曾传出消息说当日7家上会企业皆被否决,但其后证明该消息为谣传,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当时的确已经有4家企业结束了发审会,而这4家企业都已经悉数被否。

正当投行圈内对当日最后一家上会的浙江锋龙电器的过会不抱希望之时,当晚11点15分许,刚刚完成发审的浙江锋龙被监管层宣布其IPO顺利过会,于当晚10时许才上会的浙江锋龙终于在最后时刻传来了好消息。

康宁医院、挖金客梦碎

在23日上会的企业中,康宁医院和挖金客无疑是当日最受关注的两家。

作为自1996年成立之初即从事精神疾病专科医疗服务的康宁医院,如今已是我国规模最大的民营“精神专科”医院,但此次冲刺A股“精神专科第一股”之路却最终告以失败。

实际上在康宁医院还未上会时,外界普遍认为公司目前尚存的几个问题将成为其IPO路上的“拦路虎”。

其中,财务数据显示,尽管自2014年后,康宁医院无论营收与净利润均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至2017年上半年分别达2.83亿元和3171.03万元,但业绩大多依赖温州康宁医院这一家。

据康宁医院招股说明书披露,2014年至2017年1-6月,温州康宁医院主营业务收入占公司下属医疗机构形成的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75.34%、70.76%、67.91%和61.55%。

一位长期追踪医疗行业的北京大型券商分析师表示,近年来随着政策的倾斜,我国精神卫生医疗服务行业发展迅速,自2010年后便保持15%以上复合增长率。

“这也刺激像康宁医院这样的企业迅速通过对外并购希望做大做强,但并购也容易产生‘后遗症’,也就是不同公司或医院间的协同问题,不仅容易带来商誉减值问题,也可能引发业绩的波动,这些都可能被发审委盯上从而成为被否决的理由。”上述分析师说。

康宁医院的21家控股公司中,还有10家目前处于亏损,更有2家未有营业收入。

此外,过多的医疗纠纷也成为康宁医院不得不面临的问题。2014年至2017年前6个月,康宁医院涉及经济赔偿的医疗纠纷分别达到8起、7起、5起和5起,承担的赔偿支出分别为121.8万元、52.08万元、40.68万元和57万元。目前,仍有2起医疗纠纷处于法院审理阶段。在上述已经发生的医疗纠纷中,出现了16起死亡事故,其中2017年上半年就涉及3起。

与康宁医院的命运一样,于1月23日上会的挖金客同样遭到发审委否决。而这次上市失败,也是公司前后第三度折戟。

2015年1月,挖金客曾试图通过亨通光电(600487.SH)的收购而曲线完成上市,但意外的是,这项交易一个季度后即因挖金客第一大股东李征与同时也是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妻子陈坤离婚一事而涉及到控股权的稳定性,因而宣布终止。

2016年11月由于挖金客存在因战略发展需要及部分股东股权拟发生变化事项,其又终止了其首次IPO申请。

不过到了2017年2月,挖金客宣布重启IPO,但上市地点已从上一次的创业板变更为上交所。

然而此前已经两次因股权事宜上市失利的挖金客,此次IPO上会前,也一度被外界认为其不稳定的控制权,将很大概率引起发审委的关注。

挖金客最新股权结构显示,李征目前直接持股36.45%,陈坤直接持股28.18%,二人还通过共同创立的公司永奥投资,持有公司12.62%股份。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为稳定挖金客股权稳定性,李征已与陈坤结为一致行动人,并约定在行使股东提案权时,若双方不能取得一致意见,李征可以独自或联合其他股东向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提出议案,但陈坤不能;在行使股东表决权时,二者意见不一时,陈坤均应按照李征意见形式表决权。

“虽然有明确约定,但由于二者持股比例接近,加上之前有过婚姻纠纷,控制权稳定性确实存在一定风险。”1月23日,上海一家私募人士表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饶守春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