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资涌入举牌阵营:68亿举牌7股 接棒增资在路上

2017-09-14 09:15:19 来源:中国证券网 字号T | T

  编者按:
  近两年来,随着资本市场的不断成熟,二级市场中“举牌”事件愈加频繁,被举牌公司的投资价值正逐步得到市场认同。2014年以来,A股中被举牌的上市公司就有几百家,其中不乏多次被举牌的公司。随着投资价值得到认可,这其中多数公司的股价也有亮丽表现。

  进入2017年,以国有企业资本(以下简称“国资”)举牌上市公司的案例层出不穷。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13日,已被国资举牌的7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的举牌方明确表示会继续增持,而且已经有4家出现被多次举牌的情形。不过,从目前被举牌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分布来看,分散成疾已是不争的事实。

  国资涌入举牌阵营:68亿举牌7股 接棒增资在路上

  一个新的举牌力量正在浮现。进入2017年,以国有企业资本(以下简称“国资”)举牌上市公司的案例层出不穷,资本在对接股权分红得利之时,也开始了对战略投资的布局。

  据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13日,今年以来,包括广州基金国际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对爱建集团(600643.SH)、青岛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对天目药业(600671.SH)、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对*ST金宇(000803.SZ)等,已经有约8家中央及地方国企对7家上市公司举牌,交易规模大约在68亿左右。

  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13日,已被国资举牌的7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的举牌方明确表示会继续增持,而且已经有4家出现被多次举牌的情形。不过,从目前被举牌的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分布来看,分散成疾已是不争的事实。

  74亿国资涌入举牌阵营
  对比2015年7月到9月间以中科招商等股权投资基金为首的PE对上市公司举牌、2016年7月到9月间以恒大为首的产业资本举牌潮,以及同年10月以安邦、前海人寿为代表的险资举牌,进入2017年以来,国有企业资本(以下简称“国资”)成为“接棒者”。

  尽管国资举牌在今年渐成趋势, 这在往年并不常见。在今年国际资产收购普遍受限的背景下,国资的保值压力也在不断加大,国资转头在国内搜寻优质资产就成为必然。

  9月12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央企和地方国企一般都有庞大的现金流以及庞杂的财务管理体系,“这些公司会从财务管理的角度去做一些股权投资的计划。”

  以*ST金宇为例,5月13日,公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公司在近日再度遭到天津富欢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的增持,增持比例为5%从而合计持股比例升至15%。值得注意的是,这5家企业均为港股公司北控清洁能源(01250.HK)全资子公司,后者则由北京市国资委实际控制。

  尽管今年以来国资举牌上市公司的节奏在加快,不过对比此前举牌资金“高杠杆”的风险争议,此前交易所也曾数次发函要求举牌方对此予以说明,记者梳理发现,上述多个举牌方表示其举牌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

  从国有企业的财务管理体系来看,董登新表示,国企和央企面临的困惑并不是缺钱,而是需要找到好的投资标的,将之归为服务实体经济的新要素。

  不仅如此,新出台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7年征求意见稿)》也对企业新增资金的用途承诺做了更新,要求融入方需保证将融入的资金用于实体经济生产经营,不直接或者间接通过竞价交易或者大宗交易方式买入上市交易的股票。

  9月13日,南方某私募基金经理坦言,这意味着像宝能举牌万科A(000002.SZ)和南玻A(000012.SZ)通过杠杆野蛮举牌上市公司的现象将在股权质押新规后消失,“而国企‘不差钱’的本质也不必触碰红线”。

  多数有持续增持意愿
  尽管“清淡”的国资属性与此前杠杆风险趋高的险资形成鲜明对比,但从举牌的态度上,二者却有着相似之处。

  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13日,已被国资举牌的7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的举牌方明确表示会继续增持,而且已经有4家出现被多次举牌的情形。可见,国资举牌的战略投资意图依旧十分明显。

  其中,新黄浦已被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举牌4次、天目药业被青岛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举牌4次、金桥信息被杭州文心致禾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后举牌2次、*ST金宇被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举牌2次。

  尽管各家公布的公告信息普遍透露出善意的财务投资倾向,但华南某PE股权投资总监在9月13日告诉记者,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如果不控股,就会失去出资方业务整合的机遇,从接触的客户来看,单纯以炒股谋利粉饰自家财报的企业并不多。”

  对此,记者梳理了上述7家被举牌公司今年前9个月的股价表现,结果发现,对比各次增持的每股交易价格,到9月13日已有5家出现回撤,以9月13日收盘价计算,总计前后交易价格浮亏1.88亿元。

  可见,做短期的财务投资风险依旧很大。董登新在9月1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真的在二级市场谋利,至少也得三到五年,“且静待理财收益远没有参与企业管理和经营来得性价比高。”

  不过,上市公司对控制权的坚守,历来也与“闯入者”势不两立,只是囿于部分企业股权分散的致命伤,每次的股权保卫战都十分艰苦。

  以新黄浦为例,2016年年报时,股东序列中尚未出现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身影,而到今年中报,举牌方前后3次举牌,共计增持9901万股,占流通股比的17.64%,超越上海市黄浦区国资委,与第一大股东新华闻投资的持股比例仅差0.28个百分点。

  “以新黄浦占据信托、期货等多个金融牌照的优势,必定会吸引举牌方的青睐。”前述私募基金经理分析道,新黄浦去年年底的第三大股东仅有2.58%的持股比,被外来资金强势吸筹在所难免。

  年内35家上市公司遭举牌 谁在围猎股权分散公司

  随着二级市场形势好转,一些怀揣“产业整合梦想”的资金也活跃了起来。据上证报资讯统计,6月以来,两市已有23家公司被举牌24次。而今年以来,被举牌的上市公司已有35家。典型如焦作万方,在各路举牌资金的轮番进攻后,股东榜形成“鼎立”之势,刺激股价连日大涨。

  那么,这些最新被举牌的公司有无共性?记者梳理发现,大股东持股比例低是吸引举牌者的一个重要条件。6月以来被举牌的23家公司中,20家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12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20%。此外,23家公司中,创业板公司仅1家。

  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表示,大多数举牌方有争夺控股权的想法,这也表明不少产业资本仍有“壳”的需求。“协议买壳”的成本较高,使得通过二级市场公开操作“夺壳”更具吸引力。另外,随着经济发展,上市公司从整合主体变成被整合的资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觊觎控股权
  “为什么举牌?”“感觉有机会吧!”日前,上证报记者曾与一家举牌方的负责人沟通,在其模糊而谨慎的答复中,“机会”二字仍透露出重要信息。

  机会在哪儿呢?“简单说就是想控股,要说单纯的财务投资,却买到(总股本的)5%甚至10%以上,这很难让外界信服。”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绝大多数被举牌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往往不高,公司股权较为分散。如上述23家被举牌公司中,20家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12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20%,还有几家公司甚至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焦作万方即是典型案例。焦作万方9月9日披露,樟树市和泰安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于9月初买入公司股份1461万股,总持股量达1.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和泰安成于一个月前从洲际油气手中受让了焦作万方8.7%的股份。

  至此,焦作万方的三大股东阵列显露:第一大股东杭州金投锦众持股16.41%,系通过受让原大股东西藏吉奥高的股权入主,不过入局一年多来并未有实质性动作,甚至还未能派人进入董事会;第二大股东嘉益投资持股15.64%,已连续发起三次举牌;第三大股东即刚刚介入的和泰安成,虽然持股只有10%,但其20亿元的注册资金和介入后立即增持举牌的动作,已表明了态度。

  “既然其他股东都‘没动静’,我是不是可以试试?”有券商人士调侃和泰安成的心态。据该人士分析,由于A股流动性较好,买入卖出都比较方便,举牌者所处地位相对有利。

  多家被举牌上市公司中,有几家的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也比较接近。如金路集团,9月7日,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首控国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发起第二次举牌。而一个月前,金路集团大股东曾在短期内增持公司3.05%的股份,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3.05%,争夺战一触即发。

  可进可退的“顺风车”
  但举牌方也并非都是冲着争夺控股权而去,特别是标的公司属国有企业的,其控股权的获取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在券商人士看来,针对国企的举牌,属于一种可进可退的谋略。“如果能够拿到控股权,当然是最好,如果拿不到,也可适当刺激公司,最终获得财务投资的收益。”

  津劝业即是典型案例。今年6月,在连续两次举牌津劝业之后,润盈投资与荟金三号曾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将继续增持不低于100万元的津劝业股票。从表面来看,津劝业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为13.19%,双方的差距已经不大。

  面对交易所的问询,润盈投资实际控制人一度豪言,有意通过股份增持获得津劝业的实际控制权,但目前没有明确计划。不过此后润盈投资又“改口”,承诺在津劝业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无放弃津劝业实际控制权意愿的情况下,不谋求控股权,不存在改选董事会的计划和安排,不存在改变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计划和安排。

  曾被多家公司举牌的南宁百货则提供了另一种范例。8月8日,公司披露,深圳市北部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增持公司股份至5%,对方明确表示举牌系财务投资,不谋求控制权,但拟在未来四个月内继续增持不低于1000万股的南宁百货股份。

  和多数被举牌的公司一样,南宁百货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也不高,南宁市国资委旗下的南宁沛宁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股18.24%,且面对各路资本的多次举牌,南宁市国资委也未采取实际行动巩固控股权。简单查询,前海人寿经两次举牌后,目前仍合计持有南宁百货近15%的股份,另有自然人洪婉玲持有公司8.43%的股份。

  “南宁百货和津劝业都是地方国资体系的百货企业,目前经营压力都比较大,但拥有的商业物业资产质量又相当好,和其他地方国资百货企业相比,两家公司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都不高,成了举牌资金的首选。”有券商人士分析。

  事实上,早在津劝业和南宁百货之前,已有一大批百货类公司遭到各路资金的举牌,如最终被茂业系拿下的商业城、茂业通信(原渤海物流);被大商集团、浙江盾如系和机器人等多家资本“围攻”的中兴商业;还有地处中部的武汉中商,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已持股4.9%,位列股东榜次席。

  “牛散”出击
  在众多举牌资金中,也不乏自然人的身影,如举牌并持续增持南宁百货的洪婉玲。据上证报资讯统计,6月以来出现的23家被举牌公司中,举牌者为自然人或可以直接追溯到自然人的公司有9家,一些知名牛散如景华、吕小奇的现身,不禁让人感慨市场已经变了。

  景华此次出击的还是冀凯股份。据冀凯股份8月3日公告,自然人景华通过自身证券账户、润泽2号账户、民盛景融1号账户、民盛景融2号账户于今年1月4日至8月2日,增持1000万股,占冀凯股份总股本5%。增持完成后,景华合计持有2000万股冀凯股份,占总股本的10%。据披露,除了持有10%的冀凯股份外,景华还持有民盛金科5.87%的股份。

  南京新百也于8月12日披露,吕小奇通过其本人及三个信托产品累计持有4386.68万股,吕小奇的一致行动人林雪映持有1173.2万股南京新百,合计持有5%的股份。据介绍,除南京新百外,吕小奇还持有欧浦智网6745.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387%。

  此外,神农基因披露,自然人曹欧劼在8月24日至31日买入5121万股公司股票,占总股本的5%,构成举牌。曹欧劼表示,未来12个月内,可能继续增持神农基因股份。在6月份以来被举牌的公司中,神农基因也是唯一一家创业板公司。

  有券商人士表示,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个人投资者的壮大,以自然人身份直接发起对上市公司的举牌,已有不少案例,典型如香水大王周信钢,“一家三口”曾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榜上,并对多家公司举牌。“对大资金来说,集中火力本来就是投资原则之一,另外,其投资周期往往较长,愿意超过举牌线主动进行锁仓。”(来源:上海证券报)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