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企医院剥离倒计时: 资本圈地跨越“万张床位”门槛

2018-09-12 17:43:24 作者:朱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T | T

   距国务院要求2018年底前国企医院剥离截止日期仅剩三个月了,仍有2000多家医院尚未完成。在近三年的剥离中,多家医疗集团、上市公司参与其中,随着近期宜华健康半年报的发布,截至目前有近10家医疗集团、上市公司收购管理的床位数达到万张。

  在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看来,随着国企医院剥离大限的到来,资本上半场的跑马圈地将进入到下半场的业务重构阶段。“需要对收购、管理的医院进行业务、资源整合,后半场医院并购仍会继续,但需要打造很强的壁垒。”

  新里程医院集团将在未来三年内把床位数扩张至2万张,并向基层、互联网医疗、老龄化三个板块扩张。而这2万张床位中增量的部分,主要来自二级医院、二次重组的国企医院。

  久友资本医药医疗健康事业部执行合伙人代剑认为,从本次寒冬开始,医疗服务并购进入风格转换阶段,整体将呈现强者进取、弱者出清的局面,未来资本并购的标的选择将更加注重核心竞争力的构建,而不是规模扩张复制,比如从医院延伸到具备医联体、设备租赁、医疗管理、大数据等某个核心竞争优势的标的。“医疗行业的并购属于有体量和管理运营实力的玩家,这个阶段有一些不合格的整合者会被淘汰出局。”

  三年并购狂奔

  早在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的意见》后,国有企业医院曾进行了一轮大规模、集中式的改制与剥离,到新医改方案出台之前的2008年,国企医院数量减半。

  “虽然在2009年国家就一直在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但2016年关于国企医院剥离及相关政策明朗后,才有了一波资本对医院并购热潮。”林杨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当时包括新里程在内的社会资本看到了政策带来的机会。

  为此,在这几年中,各路资本都积极参与到国企医院剥离中。

  新里程在国企医院改制中屡有收获,先后战略投资洛阳东方医院、中信中心医院、安钢总医院、兖矿总医院等。随着川煤集团6家医院的交割,新里程投资控股医院的床位将超过1万张。

  除新里程医院集团外,包括华润凤凰、宜华健康、复星医药、北大医疗等在内的近10家医疗集团、上市公司的床位数都扩张到了万张以上,如宜华健康半年报显示,其“已控股或托管的医院达22家,管理医疗床位数接近1万张、护理床位数超过2000张;截至2018年6月30日,华润凤凰在中国8个省市共管理运营113家医疗机构,运营床位数10062张。

  在代剑看来, 医院并购非常火热,不只是医疗集团的横向扩张,更有跨界和医药公司的纵深并购,医疗服务是一个巨大的没有被满足的市场,供应严重不足,因此具有刚性属性和巨大商业价值,同时又有政策助推,加之传统产业集团主营业务乏力,转型需求迫切,在行业集中趋势层面取得共识,所有都争先恐后。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博士称,万床规模还会不断被突破,资本集团化操作将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也比较容易形成品牌效应。“未来仍会有资本对剩余的2000多家未剥离的国企医院进行收购,还包括一些民营医院等。”

  在华软资本总裁江鹏程看来,社会资本的参与将助力医院盈利提升。“从全国医院的整体营收来看,医院的盈利水平非常有限,净利润率约7%-8%。就整体利润而言,主要集中于三甲医院,因而盈利水平相对有限的二甲及以下医院成为并购市场的重点,力图通过并购实现资源整合,扭亏甚至在盈利水平上有大的提升。”

  下半场即将启幕

  “上半场资本跑马圈地,一家好的国企医院标的至少有15家机构竞争,但随着下半场到来,我们推动并购后的管理整合、商业模式创新等。”林杨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上半场的并购中存在一些需要“消化”问题,一些国企医院抵制收购,如华润医疗在收购吉大四院时,出现员工抵制;宜华健康也于9月4日发布公告称,拟募资30亿元,用于汕尾岭南医院建设项目、集团化信息管理中心建设项目、偿还有息债务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林杨林看来,作为并购方的资本、机构及被并购方的国企医院都已发生变化。“2015年、2016年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认为有钱有关系即可以盘到一家医院,所以大量基金都投进来了,希望快进快出赚快钱,但后来发现医疗赚钱并没那么容易,另外可能碰到员工反对,这就涉及到盈利及稳定性问题,医院方面也在一轮轮的收购谈判中更清楚自己的需求。”

  代剑也认为,目前医疗服务并购即将进入风格转换阶段,整体呈现出强者进取、弱者出清的局面,医疗行业的并购未来属于有体量和管理运营实力的玩家,这个阶段有一些不合格的整合者会被淘汰出局。

  “1万张床能不能通过整合,提升经营、管理是需要思考的问题,在以前通过床位规模形成了竞争壁垒后,下一步在管理提升、模式创新上,能不能再次形成竞争壁垒。”林杨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后续包括华润凤凰、复星医药等医疗集团都需要对收购的医院进行定位重塑,各家都会有不同的发展路径,通过各自原有的产业、布局为延续,必须进行边界扩展与突破。

  “目前这些医疗集团商业模式都很传统,一类是医疗服务本身赚钱,一类是GPO药品集中采购赚钱,但两者都会受到巨大挑战,医疗服务受医保局严格控费;供应链模式也受到很多挑战,特别是阳光化采购,两票制时大家都很关注,这一块的利润只会越来越薄。为此,各医疗集团需要进行商业模式转变。”一位长期关注国企医院并购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对于上述观点,林杨林表示认同。“新里程医疗集团一路跑过来,是以并购为特色的交易型机构,主要以收资产为主,但随着阶段性的变化,逐步转变为以创新为特点的运营型机构。”

  “三年前我们看到了国企医院剥离的短期政策窗口,专注于区域医疗中心战略,把旗下床位做到1万张。未来三年,我们重点对这些医院进行精细化管理,所有医院的肿瘤中心、心脏中心、放疗中心、妇儿中心等大型学科建设全部要实现标准化,这是突破学科发展边界。与此同时,老龄化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存在窗口机会,在这1万张床位的基础上,通过基层医疗突破医院区域边界,通过互联网医院突破医院围墙边界,通过医养结合介入养老服务突破医疗产业边界。”林杨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