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详解平安不良资产经营术 “撮合+盘活+平台”集约化处置

2017-10-11 16:31:29 作者:辛继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T | T

   “特殊资产经营应回溯资产变迁的前世今生,发现价值,从而制定适宜的策略。”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资产经营部总经理许红辉表示,平安银行建立特殊资产的产品体系,有自己的特殊资产工具包,鼓励业务团队多做撮合、多做盘活、多利用平台。

  即是,“从清收到经营,从分散到集约”,通过经营管理思路的改变,实现经营策略的改变。通过搭建各类资产处置平台、资产撮合平台、行业交易平台,高效集约推进不良非标资产定价、转让的问题,以及小微企业处置成本高的情况。

  对于不良债权,“我们内部要求‘洗萝卜’,把债权债务关系梳理清楚。”洁净的不良非标债权平台撮合转让方能获得较高定价。

  以撮合交易平台为不良非标资产定价
  特殊资产经营的目的之一,是提高不良资产的现金回收率。若抵质押物为土地、收益权等债权,通过撮合交易,引入多方竞价,公开、真实揭示资产价值。

  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西部中心总经理项国庆表示,“西部地区的不良资产形成较晚,交易资产主要是土地,其次是能源矿产、采矿权和原酒等产品,此外还有一部分股权。有了可供交易的不良非标资产,接下来就是要把它卖出去。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经营中,首要策略是‘建平台,重撮合’,通过撮合交易平台——而不是打包转让,为不良非标资产定价,以获得比被动拍卖清收更高的价格。”

  非标资产流动性较低,这使得其定价困难,尤其是原酒等行业垂直领域,撮合交易并非易事。

  “比如原酒是一个非常小的圈子。四川提供全国70%的原酒供应。有一家原酒厂自建生产线导致现金流困难。作为债权银行,原酒是这笔贷款的抵质押物,银行以自己名义拍卖原酒会大幅折价,但通过仓储方、客户方分成销售原酒,就取得了比较好的回收效果。”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成都分部总经理何文表示。

  “撮合交易是很难,因为这是单向需求。大部分需要债务人自己脑袋开窍,主动去找需求方。”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华南经营中心总经理曹立新表示。

  为对不良非标资产定价,该行的策略是搭建撮合交易平台。目前,平安银行总部资产经营已对接平安集团内部的平安金服、平安普惠等15家专业子公司平台;对外搭建集团外平台约106家,全面建立与投资机构、交易平台和龙头企业的总对总合作关系。平台类别涵盖资产管理类、保险资管类、股权并购类、行业龙头企业类、资产交易类和债权交易类6大类、正在推进的项目103笔,覆盖202.48亿债权金额。

  比如,宁波经营分部某住宅类不良资产房地产项目,存在招商渠道少,资产推介难。经由平安银行总部经营部运营团队通过撮合平台筛选大型地产商,吸引了多家国内知名大型地产商前来接洽,最终实现由总部撮合接盘的地产商最终承接。今年7月,该项目以成交价12亿元(溢价约2亿元)收回。

  投行化手段破解中小企业不良
  “长三角地区20%的不良资产是通过企业重组进行处置的,”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华东中心总经理潘瑞才表示,“原来银行是‘要债’的,现在要转向经营。”

  2010年之后,随着宏观经济增速回落,中小企业尤其是外贸型企业受到较大冲击。中小企业融资的一大特点是抵质押物不足,在没有足够抵押物的情况下,银行往往选择“无担保不贷款”,由此形成“担保链”。一旦单家企业违约,将会通过担保链逐层放大。加之受到数年前“钢贸”案影响,长三角地区不良率一度高发。

  中小企业抵押物不足,若强行“硬回收”则势必影响债权银行的资金回收率。地方政府因不愿意本地区中小企业大规模破产倒闭,会由政府成立帮促办、处置办或成立救助基金,与银行一起解决和救助只是遇到暂时困难的小企业。

  “(特别是)有些企业产品不错,但只是现金流不足,遭遇银行抽贷,对企业影响较大。银行会根据政府救助对象、当地信用情况等开展救助。”潘瑞才说,按照不良资产处置的“小鸡理论”,要根据“人品、押品、产品”情况选择企业对象,把小企业养大,对其实施重组措施。

  他表示,企业选择上,需考量实际控制人是否信用较好、产品是否有竞争力;企业所在地的信用环境、政府的支持力度等情况。

  “本质上使用投行化手段解决不良清收问题”,潘瑞才说,这需要债权银行动作联合一致,不能收贷、压贷;需全面考量企业上下游关系,从全行业产业链角度梳理供产销关系。帮助企业引入好的经营主体,实现化解原不良资产的清收问题。

  批量处置“抢收”小微不良
  一般而言,银行对小微企业融资,由于其无抵押物,多以个人经营性贷款的方式发放信用贷款。一个广泛流传的数据是,我国小微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4年。这使得小微企业形成的不良债权更易灭失。

  “小微企业的不良资产特点是形成速度、迁徙速度特别快,需要抢收,时间越短的不良的清收相对越容易。”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华北中心总经理张业军表示,小微不良类似于“冰棍”,需要快速处理。比如,平安“贷贷卡”是信用贷产品,一旦发生不良后,清收成本非常高。

  对小微不良而言,“清收难度最大的因素是失联”,张业军说,对此需借助集团和外部的大数据平台,以及委外机构修复失联信息。

  一般而言,小微不良由于规模小且分散,处置流程需要批量处理。一方面,通过批量司法诉讼锁定债务债权关系,其逻辑在于,根据相关法律,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为二年,通过诉讼可将债务关系转为司法判决。另一方面,对原贷款产品转化,将短期产品逐渐压缩为长期产品。此外,对于骗贷、恶意欠贷者,由执行法院录入和审核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人将无法乘坐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

  张业军表示,该行会利用大数据分析客户资产流向,同时,与律所等委外机构合作,利用委外机构的专业知识和影响力来促成清收实现。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