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拓展注会执业范围 服务社会经济发展

2016-03-15 10:21:15 来源:财会信报 字号T | T

   2016年全国“两会”如火如荼,注会行业代表委员积极建言:

  自3月3日起,全国“两会”正式拉开序幕。记者了解到,注册会计师行业的代表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提出了事关行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诸多建议提案,例如,加强行业准则制定,开放注册会计师对企业登记信息的查询权限、加强注册会计师公共部门审计立法等。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互联网金融野蛮生长、乱象丛生的问题,有委员提出,应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全面开展信息审计和披露。

  加强行业准则制定
  全国政协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连起告诉记者,回顾十多年来我国会计审计准则国际趋同的历程,挑战复杂艰巨,成绩有目共睹。财政部会计司、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等准则制定机构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使我国在国际相关准则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越来越大。

  “但也应该看到,到目前为止,国际会计审计准则仍聚焦于西方发达经济体,对中国会计审计实务考虑不足;准则制定者主要是西方语境的代表,中国声音的影响力不够。”张连起指出,国际会计审计准则还不能说是高质量的,不同国家法治化、市场化、制度化实现形式不一致,如公允价值、股份支付、职工薪酬等运用等,这些问题在国际准则中往往被模糊处理。

  会计审计准则国际趋同不是“直接采用”,更不是英译汉的另一个版本。张连起建议,要把握运用国际趋同但不亦步亦趋的策略,考虑实际情况,进一步明确中国相关准则与国际准则的差异。同时,积极参与国际准则的制定过程,扩大中国的制度性话语权,促使国际准则充分考虑中国国情或者给本地准则更大的解释和适用空间。

  “要增强我国会计审计准则制定的透明度和市场化程度,提高国际认可度。”他强调,使国内准则使用者和国际社会理解我国准则与国际准则的异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质趋同。

  在具体工作方面,张连起认为,中国应尽快制定经济发展中新出现的交易事项准则,如互联网收入确认、影视版权分销、合同能源管理、碳排放权等的会计核算模式;对准则执行中需要较高职业判断的领域,通过恰当形式加以指导,如企业合并和合并财务报表、共同经营、收入确认、套期保值、金融工具等;对我国现行准则体系中的一些特殊内容及实务中的突出问题做出规定,如安全生产费(专项储备)、拆迁补偿、BOT经营、企业合并(反向收购)的商誉、重大资产重组的会计信息编制等。

  此外,张连起建议,分别由财政部会计司、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牵头成立重大会计、重大审计专业判断分歧处置小组,统一协调,应对准则实施中处罚尺度不一、解释不准等问题。

  提升会计师查询权限
  除了行业准则以外,在业务操作方面,代表委员也提出了建议。“为了更好地为企业提供专业服务,及时掌握企业的工商备案信息,我建议向注册会计师开放企业备案信息查询权限。”全国政协委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朱建弟说。

  注册会计师的执业质量与从企业获取信息的准确、完整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执业过程中,注册会计师往往需要掌握企业在国家工商系统中的备案信息。但目前,工商系统仅对执业律师开放了相应的查询权限。

  朱建弟认为,企业关联交易信息、股权变更信息、年检资料是至少应该向注册会计师开放查询的三个内容。“购买或销售商品是关联方交易最常见的交易事项。向注册会计师开放查询企业关联方交易的权限,有利于帮助中小股东、债权人等报表使用者了解这种交易的性质、类型、金额等,更好地判断企业实际经营状况,同时可以了解企业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行为。”

  据了解,与企业股权变更相关的登记信息主要包括《公司变更登记申请表》、公司章程修正案、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公司营业执照正副本、变更组织机构代码证、变更税务登记证、变更银行信息等。“这些对于了解企业的经营历史、关联关系等十分重要。”朱建弟表示,企业向工商部门提交的年度报告对于注册会计师来说也很重要。

  “向注册会计师开放企业备案信息查询权限,是关系注册会计师执业质量的大事,是提升审计质量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提升注册会计师服务的社会诚信度,加强企业信息公开透明度,社会意义重大。”朱建弟称。

  完善公共部门注会审计
  在业内人士看来,加快构建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制度,是建立健全政府财务报告审计和公开机制的迫切需要,是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防范财政风险的重要举措,也是完善公共部门监督体系的内在要求。

  “总体来看,我国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的制度法规建设仍存在较大不足,例如碎片化特征突出、可操作性不够强、执行不够平衡等。”朱建弟建议,应制定《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法》及实施条例,并在《审计法》、《注册会计师法》中增加相关内容。

  记者了解到,目前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主要采用三类委托方式:由国家权力机关或同级政府强制委托;由监管部门、主管部门及国家审计机关等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委托;公共部门基于自身需求的自行委托。

  “在强制委托及政府购买服务模式下,审计经费列入国家财政预算,按国库集中支付制度向会计师事务所支付;而在公共部门自行委托模式下,审计经费按委托协议向会计师事务所结算支付。”朱建弟向记者解释,第一种审计经费模式更加有利于注册会计师执业的独立性。

  朱建弟认为,应加强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的经费保障,列入财政预算。“按照全国行政及事业单位资产总额21万亿元、平均审计费用率0.34‰估算,公共部门审计费用整体约35亿元。若逐步推广,并以10%的覆盖率来估算,平均每省市每年需负担1 130万元,具有可行性。”

  注册会计师审计和政府审计各有偏向和侧重,应积极协调配合。“公共部门预决算审计仍沿用政府审计;公共部门财务报告审计基于公开性及信息质量的要求,宜采用注册会计师审计。”朱建弟称,应明确政府审计与注册会计师审计成果共享的具体模式、注意事项和特殊安排。

  开展互联网金融审计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异常迅猛,几近狂热。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互联网金融用户已达4.89亿人,市场整体规模已超过10万亿元。不过,在高速发展过程中,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的各种不规范乃至违法违规现象不断涌现,给广大的投资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全国政协委员、众环海华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石文先对记者表示,目前,绝大多数互联网金融平台信息都不透明,包括最为核心的平台经营数据和借款人信息资料等。同时,由于缺乏统一的判别口径和标准,不少平台在宣传中都涉嫌虚假宣传,为行业发展埋下了重重隐患。

  石文先建议,在明确监管责任主体的情况下,应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全面建立强制性审计监管和公开信息披露,降低因信息不对称对社会造成的影响。

  “注册会计师是具有审计专业胜任能力的群体,且是独立于政府和互联网金融公司之外的第三方,其出具的审计结果更为大众所认可和接受。基于这一点,政府应出台政策,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互联网金融行业开展全面的强制性信息审计,并开展信息披露,使其成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必备核心。”石文先表示。

  2015年10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提出,“探索在防范和处置有关环节引进法律、审计、评估等中介服务。”石文先认为,应尽快制定具体法规,将注册会计师审计引入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中来。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