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德勤安津因虚假报告遭韩国检方起诉

2017-01-11 13:45:11 作者:李佳楠 来源:财会信报 字号T | T

   2016年12月27日,韩国检察官宣布对德勤安津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 Anjin LLC)提出指控,因为该事务所及其雇员为陷入资金困境的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DSME,以下简称“大宇造船”)编写了虚假报告。

  大宇造船是韩国三大造船厂之一,自2015年8月被曝出因涉嫌会计欺诈而面临诉讼以来,事件持续发酵。大宇造船到底存在哪些问题?德勤安津在事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一事件带来了哪些影响?本期,《财会信报》记者对该事件进行了梳理。

  2015年二季度大宇造船巨亏 中小投资者提出诉讼
  2015年7月初,大宇造船股价曾大幅下跌30%。7月末,大宇造船公布了第二季度业绩。该季度,大宇造船营业损失高达3.0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90亿元)。在大宇造船第二季度巨亏之后,中小投资者已经损失了超过22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 276.25亿元)。

  中小投资者认为,大宇造船和德勤涉嫌参与会计欺诈,从而导致了中小投资者的损失。大宇造船将2015年巨额亏损的原因归结为油气平台等海工项目带来的损失,然而,根据大宇造船2014年的报告,自2010年以来大宇造船每年营业利润超过4 000亿韩元。

  2015年9月,韩国律师事务所Hannuri Law代表中小投资者对大宇造船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提出共同诉讼。Hannuri Law希望通过该次诉讼,在一定程度上限制造船业及建筑业越来越猖獗的会计欺诈行为,帮助严重亏损的投资者得到一定补偿。

  2015年10月,韩国产业银行决定为大宇造船提供4.2万亿韩元的援助资金。当时,韩国媒体批评此举是“把水倒进无底洞”。然而,韩国产业银行的官员却表示,一旦大宇造船破产,将给债权人和韩国整体经济造成严重损失,远远不止4.2万亿韩元。不过,韩国产业银行却并未给出援助资金的详细用途。

  德勤要求大宇造船重做财务报告逃避惩罚
  2016年3月25日,大宇造船在经过审计后向韩国交易所提交的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2015年全年亏损减少到3.31万亿韩元,较之前宣布的5.13万亿韩元要低得多。然而,3月30日曝出消息称,事情出现了戏剧性的逆转,德勤安津已经要求大宇造船修正其财务报告,这意味着该会计师事务所未能正确审计大宇造船。在过去的几年中,大宇造船的财务报告均由德勤审计,因此,舆论呼吁,该事务所应该因玩忽职守受到韩国金融当局的惩罚。

  当时,对于这一问题,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方面曾做出回应。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在韩国当地的办事机构称,由于在审计2015年大宇造船财务报告时发现了错误,其已经要求大宇造船修改2014年的财务报告。德勤安津曾对韩国时报表示,大宇造船已经接受了他们修改财务报告的要求,他们将在再次审计后通告对该报告的看法。但德勤拒绝透露细节,称其有义务为客户信息保密。

  此前,韩国金融监管机构曾对大宇造船展开调查,指控德勤安津曾为大宇造船做假账。对此,韩国金融监管机构表示,他们将参考韩国检察官办公室的意见,如果德勤安津故意违反了规定,他们将取消事务所首席执行官的会计执照。

  业内人士表示,韩国金融监管机构加强了对会计师事务所参与会计欺诈的制裁。该监管机构曾于2015年12月宣布,如果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会计欺诈或未能彻底审计公司,将会对事务所负责人处以禁业的惩罚。德勤安津曾试图通过要求大宇造船修改财务报告来逃避惩罚。

  大宇造船前首席财务官被传唤前首席执行官被捕
  2016年6月8日,韩国检方突袭了大宇造船的办公室并没收了相关材料,收集了高管人员为掩盖多年的腐败行为和商业损失而涉嫌会计欺诈的证据。韩国审计监察院对大宇造船在2013年至2014年间的40个海工装备项目订单进行了分析,并以此为基础得出了调查结果。调查发现,2013年和2014年期间,大宇造船存在做假账的行为,金额高达1.5万亿韩元。此外,调查还发现,作为大宇造船的主要债权人,韩国产业银行并没有对大宇造船的管理人员进行适当的核查。

  与此同时,韩国检察机关还调查了大宇造船自2006年以来全部500个建造项目,详细检查在此期间的接单、船坞作业以及会计实务。

  之后,韩国检察机关传唤了大宇造船一位金姓前首席财务官,他曾在2012年至2015年间出任大宇造船首席财务官,被指参与了大宇造船的会计舞弊行为。他也是韩国产业银行的副主席之一,而韩国产业银行是大宇造船的最大股东。

  2016年6月27日,大宇造船前首席执行官Nam Sang-tae被传讯,随后因被控诉违反信托而被捕。Nam Sang-tae自2006年至2012年掌管大宇造船和海洋工程公司,涉嫌参与假账案的重要环节,导致经济损失超10万亿韩元。

  2016年7月,韩国检方的消息人士称,2012年至2015年间,大宇造船在当时的首席执行官的领导下,曾向员工发放共计4 900亿韩元的绩效奖金。其中,该名首席执行官本人获得的绩效奖金约为7亿韩元。

  国有银行为大宇造船投入过多资金被指责
  韩国产业银行是大宇造船的最大股东和最大债权人。根据韩国产业银行提供的数据,韩国共同民主党的一名议员表示,从2008年到2009年,大宇造船的贷款翻了两番。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大宇造船未偿还贷款为2 196亿韩元,而2009年底这一数字增至8 630亿韩元。

  与此同时,大宇造船在2009年底还发行信用证和商业票据,分别募资9 999亿韩元、5 000亿韩元;而2008年底大宇造船并无任何因信用证或商业票据产生的债务。另外,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持续提高大宇造船的贷款额度,而商业银行早已开始调低额度。

  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作为债权人,不可避免地需要援助陷入困境的大宇造船。2015年,以韩国产业银行为首的债权人决定向大宇造船提供4.2万亿韩元的援助。然而,大宇造船之后却被揭露通过假账来掩盖过去多年的巨额亏损,大宇造船前任和现任管理层相继卷入假账案件,这引发了对政府援助大宇造船这一行为的合法性的质疑。

  2016年9月8日和9月9日,韩国召开为期两天的听证会,旨在探究政府对造船业和航运业的管理不善问题,尤其是大宇造船的管理问题。会上,韩国国会议员指责,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这两家政策银行对大宇造船债务重组项目处理不当,只专注于如何防止银行损失。

  面对国有银行为大宇造船投入过多资金的指责,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任钟龙表示,韩国产业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为大宇造船提供了共计140万亿韩元的资金,但只留出了1万亿韩元作为备抵坏账。这意味着,一旦大宇造船破产,韩国将马上出现13万亿韩元的损失。

  韩国反对党议员表示,早在2009年,大宇造船的债务就开始像滚雪球一样增加。然而,韩国产业银行只在2015年6月才开始为可能出现的债务违约做准备。共同民主党议员认为,大宇造船在2008年就已经出现了危机征兆,然而,财政机关、会计师事务所和信用评级机构一起向公众隐瞒了这一事实。对此,韩国财长柳一镐回应称,如果他们不为大宇造船提供援助,大宇造船可能会马上遭受损失。当时,他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感觉到了大宇造船的会计舞弊风险,但他们判断大宇造船需要财政援助。柳一镐强调,大宇造船的破产可能会给韩国带来数万亿韩元的损失。

  德勤安津因虚假报告遭韩国检方起诉
  2016年韩国检方对德勤安津提起诉讼。韩国检方表示,他们怀疑在2013年和2014年,该事务所的三名员工在明知大宇造船的账务存在造假问题的情况下,依然为其提供了有利的审计报告。

  2016年11月,德勤安津的一名前雇员也因同样的问题而受到指控。首尔中央地区检察官办公室表示,该雇员姓裴(Bae),他因违反《注册会计师法》和《股份公司外部审计法》的相关规定而受到指控。2010年至2015年间,该名裴姓嫌疑犯一直担任大宇造船的外部审计经理,韩国检方指控他在2013年和2014年明知这家造船厂存在财务造假的情况下还为其提供了有利的审计报告;同时还指控他帮助这家造船厂伪造账簿。

  韩国检方表示,他们根据客观证据发现了这些不正当行为,包括大量电子邮件、内部报告、官方文件以及德勤安津和大宇造船雇员的证词。此外,韩国检方还表示,德勤安津应该为未能有效管理其员工而承担责任,将很快传唤德勤安津的一名高管进行质询。

  面对起诉,德勤安津发表声明称,该事务所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德勤安津是在非常具有挑战的环境下做了正确的事情;尽管承受了来自大宇造船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强大压力,事务所仍然要求该造船厂重申自己的财务状况。他们相信在大宇造船审计业务的执行过程中,德勤安津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目前,大宇造船已经实施了包括出售资产和裁员在内的大量自救计划,以应对整个行业所面临的持续性衰退。对于审计机构德勤而言,如果审计师在调查中最终被确认需要承担责任,则可能会遭受巨额罚款和暂时停止执业;如果德勤安津确实有责,那么德勤全球可能会抛弃这个韩国成员所。

  有评论称,财务造假和会计欺诈问题屡见报端,知名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狼狈为奸,让人不得不对会计行业现状感到担心。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