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扩大内需是下半年稳定经济增长的重点

2018-08-23 15:49:19 作者:刘学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T | T

   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8%,其中一季度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连续12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区间。我国经济运行整体平稳,但当前经济运行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需求放缓迹象较为明显。特别是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中美贸易冲突持续升级是最大外部不确定性。7月下旬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如何更好地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大内需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进行部署,宏观调控取向更为积极。通过分析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结合最新宏观调控政策,下半年稳定经济增长的重点在于扩大内需。

  外需不确定性加大,拉动作用减弱
   今年上半年消费、投资和净出口三大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78.5%、31.4%和-9.9%。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去年全年转正之后,今年一、二季度再次转负。今年上半年货物贸易顺差1385.76亿美元,同比-22.2%,大幅缩水,预计全年顺差在3000亿美元左右,相比上年会有比较大幅度的收窄。由于服务贸易逆差继续扩大,全年经常项目顺差可能明显收窄。我国经常项目持续大幅顺差的格局步入转折点,甚至可能出现经常项目逆差,其影响需引起重视。

  影响外需的负面因素有两方面:
  一是来自美国,中美贸易摩擦负面影响可能增大。贸易保护主义是影响国际经济增长的首要风险,通常会导致经济增长的脆弱性增加。中美之间已经爆发贸易战,如果日本欧洲等经济体也参与进来的话,可能会对全球经济复苏产生负面冲击。上半年我国出口同比增长12.8%,对美国出口增长13.3%。由于7月份之后美国才正式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下半年出口增速下滑的可能性较大。

  二是来自欧洲,欧洲经济复苏势头有所减弱。年初以来欧元区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逐月下降,投资信心指数、工业信心指数、零售信心指数全部下滑,与去年大幅增长势头大相径庭。欧元区二季度GDP增长2.1%,低于一季度2.5%的增速;欧盟28国二季度GDP增长2.2%,同样低于一季度2.4%的增速。英国脱欧、民粹主义、难民危机等问题仍将困扰欧洲经济,油价上涨抬升经济运行成本,不同国家间的分歧和摩擦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半年欧盟和欧元区经济增速可能放缓。

  宏观政策偏松微调,重在扩大内需
  外需回暖是支撑去年我国经济增速回升的关键动力,当前状况下外需走弱的不确定风险加大并且难以主观控制,稳定经济平稳增长的着力点应该在内需领域。然而从内需状况来看,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近期都有走弱迹象。在资金来源偏紧环境下,年初以来投资增速显著回落,1-7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增速比1-6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8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下降了1.7个百分点。1-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比去年下降0.9个百分点。7月消费增速只有8.8%,比6月份略降0.2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只增长了6.5%,低于上半年经济增速。

  上半年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去杠杆的政策总基调下,资金供给环境偏紧,导致企业资金压力加大、融资难度和成本上升,是投资增速持续大幅下降的重要原因。从固定资产投资中基建、房地产、制造业、其他等四类投资细分项目来看,主要是基建投资和其他类(农业服务业等)投资持续下降导致整体投资增速放缓。1-7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5.7%,比上个月回落1.6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回落13.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回落15.2个百分点。而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了10.2%,制造业投资增长了7.3%,增速都快于过去两年。由于基建、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增速全都高于整体投资增速,意味着其他类投资显著下降,例如采矿业增长3.7%,有色金属矿采选业增速低至-20%左右。

  针对当前需求走弱的压力,宏观政策偏松微调极为重要,重点在于扩大内需,特别是基建投资增长。7月下旬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如何更好地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大内需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进行部署,宏观调控取向更为积极。国家层面多次召开会议要求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各部委也在抓紧部署落实。下半年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适度充裕。预计实际财政赤字、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等均有可能扩大。对重点投资项目,要求保障项目资金需求,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促进基建投资增长。随着PPP项目清理工作收尾,预计未来项目库金额和数量将趋于稳定甚至回升,有助于基建投资企稳。在扩大内需和基建补短板的要求下,基建投资有望止跌回升,是稳投资、促增长的政策重点。

  备受关注的房地产市场,是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上有声音认为调控政策会松动进而带来楼市回暖。但笔者认为,近期房地产调控政策不会明显松动,重点是落在因城施策,防范风险。实际上,在持续调控政策的高压之下,并没有出现房地产销售下降、开发投资下降进而导致经济增长压力的情况,今年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反而创下了近三年新高,1-7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10.2%成为固定资产投资四大分类中增长最快的一类。因此,没有必要对楼市调控政策松绑,从近几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来看也没有放松调控的意思。从短期房地产市场调控目标来看,重点是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从中长期调控方向来看,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推进政策性住房、公租房等多层次房地产市场建设。

  促进消费增长是扩大内需的另一重要工作。1-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3%,比去年下降0.9个百分点。7月消费增速只有8.8%,比6月份略降0.2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只增长6.5%,低于上半年经济增速。如果消费增速进一步下降,将难以拉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今年促进开放、增加进口、提高消费者福利的政策频繁出台并不断释放效力,将对消费起到提振作用。下调和取消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通过扩大进口把消费端留在国内,将促进消费增长。今年7月1日之后降低进口整车和零部件关税,对未来汽车类消费增长带来积极作用。个税修正案已经报请全国人大审议,预计很快将会推出;近期各地按照年初人社部等部委通知,连续第三年上调退休人员养老金,养老金调整将全部发放到位,预计将有1.14亿名退休人员受益。以上政策落地都会对未来的消费有积极的影响。预计下半年消费增速有所企稳,消费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拉动力量,对经济增速的贡献率将超过60%。

  政策微调不意味着转向
  下半年将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切实发挥财政政策促进经济平稳增长和调结构的作用。对外方面,为及时有效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冲击,要提升财政政策对经济平稳运行的保障能力。如果美国实施500亿+2000亿美元的关税措施,作为应对,财政赤字率可以考虑提升到3%;如果美国范围扩大,可以考虑将赤字率进一步适度提升。对内方面,基建作为扩大投资需求的重点,仍有广阔的发力空间。投资领域主要在乡村振兴、轨道交通、环保设施、电力投资等,并通过基建投资带动相关制造业投资和服务业发展。

  货币政策稳健偏松的格局已经确立,保持适度的社会融资规模和流动性合理充裕。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适当增加银行信贷投放额度,提高信贷增速。把握和控制好治理整顿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影子融资”的节奏和力度,保持非信贷融资合理适度发展,发挥对银行信贷融资的补充作用。下一阶段可能会着重围绕控制融资成本和防范企业信用风险扩大,进一步部署定向支持政策组合。预计年内可能继续实施定向降准,以推动银行负债成本降低,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普惠金融等领域的定向支持力度,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宏观政策重心似乎逐渐从去杠杆转向稳增长,但不是全面宽松、大水漫灌,仍将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如果稳增长力度过猛,不排除再次引起泡沫风险和杠杆压力上升的可能,那么过去两年的去杠杆成果就无意义了。今年将继续打好以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为首的三大攻坚战,当前的政策调整,是在经济增长下行风险有所增大的背景下,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而进行的相机抉择,而非政策方向的转变。政策调整的重点在于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也就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首要目标是稳就业。面对国内外复杂形势,通过政策偏松微调促进经济平稳运行,实现就业状况总体稳定,充分发挥就业的“稳定器”作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