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按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企改革必须尽快实现与市场经济更好融合

2018-07-30 15:03:1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字号T | T

   日前,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刘鹤主持会议并发表讲话。会议认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国内外环境发生了新的变化,面临新的挑战,改革任务仍任重道远。

  会议要求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分层分类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中央企业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推进信息公开打造“阳光央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加强党的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早在2015年9月,中国公布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在该文件的顶层设计指引下,国企改革取得了一些历史性成就,但仍需加快推进,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国内外环境发生了变化,对国有企业提出新的要求。

  中国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开始从重视规模与速度转向追求效率与质量。长期以来,国企(尤其是央企)过于注重规模发展,尤其是2008年后,由于具有更便利的融资机会,央企出现了多元化发展趋势,尤其是进入地产、金融、矿产等领域,相反,主业发展更加模糊,竞争力不强。因此,在分类基础上,此次会议强调加快中央企业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引导企业做好发展长期规划,界定主业,提高核心竞争力。

  现在变化最大的是外部环境。一直以来,国有企业是中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在经贸领域冲突焦点之一,也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议题。中国若想更加深入地融入到全球化当中,并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导者之一,就不得不优先解决国企的相关问题。

  本世纪初以来全球化加速,中国经济迅速崛起。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西方国家注意到中国国有企业规模正在变得更加强大,并在“走出去”政策的指引下进入国际市场。在他们看来这涉及到了公平竞争问题,即竞争中立规则。

  2011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题为《竞争中立与国有企业:挑战与政策选择》的报告,认为与私有企业相比,国有企业拥有的特殊竞争优势主要有垄断优势、融资担保便利、政府补贴、破产保护、信息优势等等,提出了旨在消除国有企业因国家所有权获得的特殊竞争优势、促进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公平竞争的竞争中立政策框架。当然,OECD指出竞争中立政策实施的关键在于明确区分国有企业的商业目标和非商业目标,因履行非商业性目标而接受政府支持的国有企业行为并不违背竞争中立原则。

  与此同时,当时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能源和农业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茨提出美国版的“竞争中立”概念,就是使竞争不受外来因素干扰,其核心是“对现有国际经济规则进行更新和调整”,以“弥补现有的国际经济规则无法保证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公平竞争的缺陷”。美国随后通过签订有别于WTO规则的TPP协议,借用竞争中立将国有企业议题纳入TPP。尽管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了TPP协议,但他对“公平贸易”的诉求更加强烈,并为此与中国产生贸易摩擦。

  首先,我们认为不能简单地认定竞争中立就是遏制中国国有企业发展,因为这主要是基于公平竞争角度提出的,事实上,即使在中国国内,民营企业也能够感受到国有企业的不公平竞争现象,比如垄断、融资便利等。因此,国企改革必须基于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加强对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保护,形成促进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打破国企在一些领域的垄断,在竞争性领域要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

  其次,目前国有企业在以发达国家“公平竞争”诉求与竞争中立原则限制下,已经很难参与到国际竞争,甚至因为国企的地位,在相当多的投资与贸易领域受到以“安全为理由”的种种限制。国有企业需要参与到国际市场高水平的竞争,才能真正提高竞争力。

  因此,国企改革必须通过改革尽快实现与市场经济的更好融合,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在中国推动高质量发展之际,国际自由贸易经过一场多边的博弈之后会进一步呈现规则化与公平化,国有企业必须尽快实现改革目标,避免成为中国结构调整的落伍者。

  需要以更大的力度推进国企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尽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提高央企的透明度,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配置的干预,让国企成为股权多元化、运营市场化与透明化的市场主体,积极参与到国际竞争当中,并在这个过程中做强做优做大。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工作机会 网站律师 网站地图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